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在医院输了液,乔大桥终于醒了过来。看到坐在一边的乔锦,顿时红了眼,爬起来就朝她冲过去,“你个扫把星,是不是你告诉姓夜的,不然他怎么知道!老子今天打死你!“

    乔锦灵活地闪开,这些年她早已习惯乔大桥的暴脾气,“这样做对我有什么好处?爸,你现在该想的不是夜千尘怎么知道的,而是,哪里去找2亿!“

    听到2亿,乔大桥又差点晕了过去。他公司账上本来还有几千万,但为了吃下银都国际这个大工程,光打点关系就花了一两千万,加上他后期造假又需要大笔钱公关,现在哪里还有钱!

    乔锦和乔大桥回到别墅,看到乔靓面色通红,脖子上抓出几条红痕,显然是狗毛过敏。可是乔锦现在无暇欣赏她的“美态“。

    乔靓一副吃人的样子冲上去,将乔锦一下推出去,乔锦未站稳,一不小心,从门口的台阶摔了下去。

    乔锦冷笑一声,双手一带,乔靓也一起摔下去,还当了她的肉垫。

    “靓靓!“何静尖叫一声,跑过来将乔锦粗暴地推开,当然没忘记暗里掐了她几下,把乔靓扶起来,带着哭腔,“靓靓,快给妈妈看看,有没有摔着?”转身对着乔锦,“你个死丫头,是不是你把嘟嘟抱到靓靓房间的?当初就该让你冻死饿死,捡回个讨债鬼!”

    乔大桥眼睛又红了,额头冒出青筋,震山吼道,“够了,吵什么吵,哭什么哭?老子还没死,哭丧啊!”

    这一吼顿时把何静和乔靓震住了,两人这才发现乔大桥情绪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大桥,是移民的事出了问题吗?”何静完全没把乔锦放在眼里,反正他们一家三口移民后,乔锦的死活与她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“移民移民!别他妈来烦老子!”

    乔大桥的几部手机此起彼伏地响起,他暴躁地在客厅走来走去,每接一个电话,他的脸色就白一分。无一不是牵扯到银都国际项目的人,有的已经被抓去审讯。本来准备在这个项目上捞一票就移民,远走高飞,现在连有没有命度过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另一边,乔锦将事情跟何静和乔靓讲了一遍,两人的脸上同样找不到一丝血色。

    “靓靓,要不你跟蓝天说说,让他帮帮我们家。”何静看着乔靓。

    “妈,我……我开不了口。”乔靓扭捏着,很是为难,让她这么高傲的人去向别人借钱,哪怕是蓝天,她也低不下头。

    “靓靓啊,这都什么时候了,赔不了钱,你爸会没命的啊!你爸没了,我也不活了!还有小乔,这些年乔家没有亏待过你,你也想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乔锦心塞不已,乔家的养育之恩,她一直记在心里。她一直觉得,以乔大桥的暴脾气和何静的刻薄,会抚养一个和他们没有血缘关系的人,是非常违背自然规律和天性的,唯一的解释,就是人之初,性本善,也是这点善,维系着她和乔家的关系。乔家有难,她当然要同舟共济,可是2亿……

    “妈,把我卖了,也不值2亿啊。”

    乔靓去打电话回来,几乎是带着哭腔,“蓝天公司被怀疑走私,资金全部被冻结了。”

    天塌了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