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吃完饭回到房间里,叶水墨趴在床上,心里难受得不行,她想看见哥哥,想时刻和他在一起,哪怕对方态度恶劣也可以。

    因为心情不好,影响了睡眠,次日还差点迟到了,跑下楼的时候就看见哥哥正坐在餐桌前曼斯条理的吃着早餐。

    “是中午12点的飞机是吗?”她一再确认,如果是12点的飞机,那她肯定是能够赶上去送哥哥一程的。

    后者点头,“是。”

    到了学校,一整个早上她都魂不守舍的,既期待时间早点过,能够快点看到哥哥,又担心时间过得太快,到了时间点哥哥就走了。

    最后一节课是语文课,语文老师素来以严厉为名,不让人请假,所以她是准备逃课的,本来从后面偷偷走就没有问题,但是偏偏被乔慧看到了。

    “老师你看有同学公然在课堂上准备跑掉。”

    所有学生的目光都往后面看,语文老师一看是平常里学习很一般的学生,不满开口,“叶水墨你做什么,赶紧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我有要紧的事情。”叶水墨舔舔干燥的嘴唇,试图让老师放人。

    语文老师心里其实已经有些松动,毕竟叶家和校长有关系呢,她虽然不喜欢这种行为,但也不至于去扯着这件事不放。

    那边乔慧已经率先跑到教室前门后门,因为她是学习委员有钥匙,所以把两个门都锁上了。

    “老师,叶水墨不遵守课堂纪律。”

    语文老师润了润喉咙,“叶水墨,你回到座位上继续上课,乔慧,你去把门打开,不然空气不流通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,我真的有急事要先离开。”叶水墨好耐着性子道。

    语文老师也火了,“你是学生!来这里上学学习知识就是最大的急事,一个学生就知道和我说什么急事!赶快坐下,你看看所有人都在等着你,在在耽误大家的宝贵时间。”

    叶水墨看着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大半,如果到时候路上堵车,一定是赶不上的,于是直接看向乔慧,“把钥匙给我。”

    乔慧知道老师在场对方不敢做什么,义正言辞道:“老师让你坐下好好学习,难道你还想忤逆老师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把钥匙给我!”叶水墨一听她不愿意给,自己上前抢夺,乔慧率先抓了她的头发往课桌上撞。

    叶水墨学过跆拳道,当场还击,拎着她的胳膊一甩,乔慧站得不及时,一下子扑到墙上,整张脸重重撞上了墙壁。

    “拦住他们,班长拦住他们!”语文老师赶紧叫着。

    叶水墨上前,弯腰把掉在地上的钥匙捡起来,看了眼捂着脸部哀嚎的人,这才开门离开。

    到机场的时候已经迟到了将近40分钟,看着大厅里已经没了熟悉的人,她的眼泪就忍不住啪啪的往下掉,连有人站在身后都没意识到。

    叶淼叹气,为什么每次她都能把自己弄出点事情来,今天又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感觉到身后有人,叶水墨一转头,先是诧异万分,后又是惊喜万分,两种情感交织在一起,她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,愣怔在当场。

    “和谁打架了?”叶淼手指轻轻点了点她额头,“跑过来的时候有没有看看自己的样子?”

    叶水墨不好意思的把头发打算,然后胡乱抓起来就想绑住,叶淼伸手拾起掉在肩头的一缕秀发递给她。

    绑好头发,叶水墨知道刚才失态了,心里又隐约害怕起来,只得装作不经意的,“这是飞机晚点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买了下一班的。”叶淼看了一下手表,“时间刚刚好。”

    见到哥哥,叶淼开心万分,忍不住又得瑟,“哥哥,我觉得你最近对我真的特别好,要是以前你连招呼都不打一下就会离开的。”

    叶淼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若有所思道:“或许是因为我很愧疚,所以在补偿你。”

    愧疚,补偿,为什么?叶水墨还没问出个答案,后者已经推着行李箱离开了。

    叶水墨刚回到家里,屁股还没坐热就接到妈***电话,“你的同学乔慧被打伤,目前在医院。”

    医院里,医生刚刚给乔慧做完手术,“家长在吗?”

    “她爸妈还没来,我是另一名学生的家长,请问这孩子怎么样?”丁依依心急火燎的,今天刚送完叶淼朱丹,一回到公司就接到老师的电话,吓得她赶紧来了。

    医生:“视网膜脱落,来得及时,所以没有什么大问题,不过以后视力会有一点影响。”

   &nbs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