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一见到徐艳,很想冲上去将她撕碎,一旁的民警立即将何静拉住。

    “徐艳,你怎么这么狠心?他是你的亲生儿子啊!”

    “姐,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!我不配做他的妈妈,他是乔大桥的儿子,我这辈子是没有希望出来了,你把他交给他爸爸吧。”徐艳声泪俱下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相信你?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乔大桥的儿子,拜托你,帮我抚养他长大,我下辈子,做牛做马报答你。”说着,徐艳咚地跪下,给她磕了一个头。

    “我会带走小宇,和他是谁的儿子无关,只是因为他是我一手带大的。”

    何静愤愤地看了她一眼,出门办了手续,将乔宇抱走了,“小宇,走,咱们回家!”心中把徐艳又骂了一番,看到乔宇的遭遇,又不由得想到了自己对乔锦做的,顿时追悔莫及。

    自己和徐艳又有什么区别?活生生害了一个孩子、一个家庭一辈子。

    自从吃了那种药,乔锦就再也没有吐过,胃口越来越好,要不是医生让她控制,都要吃成胖子了。

    这天,她正在看电视,接到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梁教授,您好。”

    “小乔啊,上次说的丹麦的项目,你还考虑吗?”

    她欣喜一下,“您的意思是,现在还有机会?”

    “小乔,实不相瞒,我推荐的那个设计师,不幸患了重病,不得不退出,我们Z国,就他一个。这种举世瞩目的项目,我很想让世界看到我们Z国设计师的智慧,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乔锦受宠若惊,可看看自己的肚子……“梁教授,实不相瞒,我的身体不是很方便,我……怀孕了,可不可以给我一个助手?”

    “那恭喜你了小乔。”以为她要拒绝,听到只是要一个助手这么小的要求,梁教授立即答应,“助手没问题,我有一个很优秀的学生,我将他配给你,你看其他还有什么需求,我都能满足!”

    “梁教授,谢谢您,我没有什么问题了,不过我还得和家人说一下,不知道什么时候动身?”

    “如果方便的话,越快越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尽快和家人商量。”

    晚上,就乔锦的决定,季如云召开了家庭会议,连远在美国的乔海也通过视频参与了。

    最后一致表示,支持乔锦的决定,但是考虑到她的身体状况,季如云安排了五个佣人跟着,季枫放下这边的业务,陪同前去,和季如云轮流交替去照顾。

    乔锦感动不已,为了让自己没有后顾之忧,一家人都毫无怨言地支持她,季枫和季如云甚至要两边跑。

    “爸爸,妈妈,哥哥,谢谢你们。”她太感动了,忍不住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“傻丫头,我们是一家人啊。”季枫揉揉她的头,眼神中满是宠溺。

    三天后,当前往丹麦的飞机离开A市时,正在开会的夜千尘心中一阵莫名的钝痛,那种钝痛让他感到窒息,仿佛有什么东西被从他身体中生生拿走。

    以至于他不得不终止会议,接到阿杰的电话,才知道痛从何来。

    “夜先生,乔小姐去丹麦了,是长期签证。”

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