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我立刻把下午股市上出现的奇异的现象对管博说了一遍,然后着重强调,这绝对不是那些散户或者炒家们的跟风抛售,而是一次有预谋有计划的行动。

    “这又有什么关系?”管博冷冷说:“按照当时的情况,如果我们马上投入资金,或许我们现在已经在股市上打垮了李正堂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那么简单!”我马上为自己辩解。为了让管博相信,我还故意冷笑了两声。

    我继续说道:“难道你还没想明白么?管先生!你已经被利益冲晕了头脑,只看到了对自己有利的一面,你有没有想过这如果是一个陷阱我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我的话立刻起到了效果,管博立刻对我的话进行了思索。我立刻又说道:“ok,依照你的分析,或者说,依照那些操作员们的分析,也许这确实是一个好机会,可是你不觉得这个机会到来的也太容易了点么?”

    管博还在思考。

    我故意把语速放慢,缓缓道:“这个世界上,是不会有天上掉馅饼的事的。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对你好,也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加害你。这件好事来得太容易了,我们真的能那么轻易地相信么?

    管博立刻就想到了这里面的可能性。其实管博本身已经是一条老狐狸了,身为一名杰出的企业家,他对危机的感知能力原本也是异常灵敏的,只可惜在面对打败李正堂这个老对手的大好机会前,他因为一时激动而丧失了冷静分析的能力。

    果然,在我这番话的引导下,他立刻思考了一下其中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我继续不慌不忙,保持着平静地的语速说:“今天这件事,在我看来,除了对我们有利的一方面,至少还存在了另外两种可能,可偏偏我想到的这两个可能性,对我们都非常不利。”

    “继续说。”从声音上听,管博已经完全恢复了冷静。

    我心里得意地一笑,但是话语中却丝毫也不敢流露出来。

    “第一种可能性,是李正堂自己这么做的。他的动机其实很简单,设下一个陷阱,诱导我们把手里的资金全部的砸进去。也许我们今天可以一下就把股价压低到一个非常低的价位,但是明天后天,我们一定会面临一个手里没有筹码,只能眼睁睁看着别人玩儿的尴尬局面。很可能李正堂仅仅是用这个陷阱,把我们的资金吸干,可是他自己还偷偷留了一些筹码,等我们手里的钱用完了,明天他就可以轻易地把股价拉上来。那个时候我们手里已经没有钱了,就只能干瞪着眼看着他玩。没有了钱,我们还能干什么?难道用口水吐他么?”

    管博不说话。@^^$

    我心里已经镇定下来,继续说道:“至于那第二种可能性。”我故意把声音压低,然后小心地说:“我怀疑我们很可能已经被人盯上了!”

    “被盯上了?”

    虽然没在他面前,但是我却可以肯定,管博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肯定是皱着眉头,两只眼里又冒出他以往的那种逼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我继续说:“有可能是那些国际上的炒家在从中捣鬼,但是我却更怀疑,这个在股市上兴风作浪的人,很可能和前两次暗杀我的那个人有关系!”

    管博冷冷道:“你怎么会这么想?”!$*!

    “这两件事都是有人暗中偷偷干的,而且偏偏都跟我关系。在我还没有更合理的解释之前,我只能先把他们联系在一起了,都当成敌人去对待。谨慎为好。”我小心翼翼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我心里很清楚,这两件事绝不可能是同一伙人干的,刚才和李正堂的电话里,我的观点已经很明确了。但是为了应付管博,这毕竟还是个很不错的借口。

    管博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钟后,他忽然开口道:“这件事情的确有点蹊跷,你谨慎点也没什么可说的。可即便你刚才说的这些是对的,即使今天的事真的是个陷阱,你别去踩它就行了,你为什么还要往里砸钱去护盘呢?为什么还帮助李正堂拉高股市?”

    我一时说不出话来了。这个问题的确是一针见血,一下子就戳到了我的要害。

    为什么?为什么?到底是为什么?

    我脑子了快速地闪过各种念头,嘴里却不能停下来,我继续用平静的语气说: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